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:中國經濟絕不會“硬著陸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7

  3月6日,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舉行記者會,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就經濟社會發展情况汇报答記者問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線上記者 李雋輝/攝

  大約90分鐘的記者會,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只笑了三次,一次是微笑著走進會場,一次是談到“一帶一路”的商务合作成績,還有一次是微笑著離開會場。三次微笑“秒殺”了攝影記者的快門,其餘時間,徐紹史的表情完整篇 后会認真而嚴肅的。

  3月6日上午10時,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舉行記者會,徐紹史就經濟社會發展情况汇报和“十三五”規劃綱要的相關問題,回答了記者的提問,其中不乏“中國經濟与非 會‘硬著陸’”“一線城市房價快速上漲”等焦點問題。

  供給側結構改革貫穿“十三五”規劃

  “‘十三五’規劃綱要草案篇幅比‘十二五’規劃綱要多出兩萬多字,篇幅的增長与非 意味 著政府的手伸得更長了、管得更多了?”這是記者會上,徐紹史遇到的第一個問題。

  “某些 問題非常重要。我都才能 ,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審議和討論過程中,恐怕也會提出某些 問題。”徐紹史表示,“十三五”規劃是在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按照中共中央“十三五”規劃建議來編制的,特別注重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把政府和市場的邊界理得更加清晰。

  徐紹史介紹説,“十三五”規劃深入貫徹落實發展新理念、引領經濟新常態。根據我國經濟的實際,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貫徹落實發展新理念、引領經濟新常態的主線來處理,確定了“宏觀政策要穩,産業政策要準,微觀政策要活,改革政策要實,社會政策要托底”的五大政策支柱。

  所謂中國經濟“硬著陸”的預言一定會落空

  全場10個提問中,最少4個問題涉及中國經濟地处的壓力,有記者直接問徐紹史:“索羅斯説過,中國經濟的‘硬著陸’是不可补救的,完整篇 后会觀點説中國經濟已經抛妻弃子了全球經濟和市場,您怎样看待?”

  “中國經濟是絕對不會‘硬著陸’的,所謂‘硬著陸’的預言,是一定要落空的。”徐紹史接著又強調了一遍,“請某些人 放心,不地处這種意味 。”

  徐紹史説,中國經濟具有較強的內在支撐彈性空間和抵禦風險的能力,這是不都才能 認的事實,中國經濟具備物質基礎富足、市場需求巨大、區域發展空間廣闊、生産每项品質提升、宏觀調控經驗豐富5個方面的有利條件,“我們完整篇 有能力使中國經濟在合理區間運作”。

  他進一步分析説,2015年,在世界經濟整體低迷的情况汇报下,中國經濟的增速是6.9%,這一增速的基礎是500多萬億元經濟總量,一起還是在國內長期積累的矛盾顯現、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况汇报下取得了這樣的成績。

  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過一個數據,2015年全球經濟的總量最少超過73萬億美元,中國佔15%左右,美國佔24%左右。”徐紹史説,世界銀行和國家統計局2014年有個統計數據,我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25.8%,2014年、2015年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率不會低於美國。

  這樣的貢獻同樣體現在進口和對外投資上。2015年,中國的進口額仍居世界第二位,非金融類對外投資11500億美元,增長了14.7%,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投資增長了18.2%,“這也是對世界的貢獻”。

  徐紹史主動還提起了股市。他説,今年1月中國股市、匯市波動,接著美歐的股市也突然总出 了波動,许多人説這是中國股市波動帶來的,這是高估了中國股市的能力,“中國没得這麼大的外溢效應”。

  首而且我促進消費,注重有效投資

  對於“發改委會不會出臺類似5008年4萬億元一樣的刺激計劃”的問題,徐紹史坦言,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,投資是拉動經濟增長的“三駕馬車”之一,但首要的是促進消費,更好地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而且我“政策工具箱”裏的一項政策。

  “我們要更好地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,增加有效投資。”他解釋説,去年發改委緊緊圍繞著“投什麼、誰來投、怎麼投”3個重大問題做了几滴 工作,目的而且我普遍提高投資的有效性,打好投資的組合拳。目前,已經做好了3年的滾動投資計劃安排,“也而且我幹著今年的,備著明年的,看著後年的,想著大後年的”,使投資更有針對性,更加有效。

  “今年中央預算內投資安排50000億元。”徐紹史説,投資應該起到“一石三鳥”的作用,既有穩增長的作用和功能,一起又應該能有效補短板、調結構、培育新動能的效果。

  徐紹史説,今年國家的投資將牢牢抓住某些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,著力調結構、補短板,重點支援保障性安居工程、糧食水利、中西部鐵路、科技創新、節能環保、生態建設、教育醫療、文化體育、易地搬遷脫貧等等。

  房地産庫存達7.19億平方米

  “房地産市場某些人 都非常關心,也牽動著廣大民眾的心。”徐紹史説,中央經濟工作會上確定的供給側結構調整的五大重點任務,其中一項而且我去庫存,而且某些 去庫存主而且我房地産去庫存。

  他披露了一個數字:2015年年末全國商品房待售總面積7.19億平方米。“某些 庫存是比較高的。”他分析説。

  要化解某些 庫存,並完整篇 后会一件容易的事情,徐紹史説,積極地化解庫存,首不难 加快農民工市民化的進度,來擴大住房的需求;其次,加快城市的棚戶區改造,在某些 過程中,儘量多地採用貨幣化安置的法律法律妙招,都才能 收購這些存量用房。

  他一起表示,一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情况汇报完整篇 不一樣,“一二線最近有幾個城市房價上漲速率单位比較快,幅度也比較大”。他表示,這些城市的政府正採取法律法律妙招來進行調控,比如限購,還都才能 採取調整某些經濟政策,用經濟手段進行調控。

  “化解房地産庫存某些 任務是比較艱巨的,我們要有耐心,因地制宜地施策。”徐紹史説。